对于46岁的凯特·温斯莱特来说,颜值和身材都可以因表演而舍弃。她在大热美剧《东城梦魇》中,虽然容颜苍老,体形臃肿,却迸发出真实而强大的力量,塑造了2021年最为经典的角色之一,让人们忘了她曾是《泰坦尼克号》中美艳迷人的罗丝,而是《东城梦魇》中疲于生活、已经做了奶奶的小镇女警梅尔。

在刚刚结束的第79届美国金球奖上,凯特·温斯莱特凭借《东城梦魇》获得限定剧/电视电影类最佳女主角。此前,她还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艾美奖最佳女主角。

《东城梦魇》是凯特·温斯莱特时隔十年首次出演的电视剧,她还担任了该剧的执行制片人。

曾有记者问凯特·温斯莱特最想回到哪个年龄?她表示,除了童年,不想回到成年后的任何一个年龄。因为她爱每一个年纪的自己,不会让年龄束缚了自己的感受,而要完全做自己。“面对岁月的最好方式并不是逃避。接受时光的打磨,爱上自己的变化,生命的进程自有其规律。选择让时间给自己留下最健康的美,否则,你才是真正对年龄畏惧、屈服。”

《东城梦魇》的故事发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叫东城的地方,这个小镇貌似普通,其实人际关系诡谲暗涌。三名少女的接连失踪与死亡令原本平静的小镇开始被疑云笼罩。

凯特·温斯莱特饰演的女警探梅尔与来自郡里的警察搭档负责侦破此案,梅尔一方面忙着破案,一方面又要疲于应对自己的生活,她曾是学校的体育风云人物,但队友因女儿失踪,而怪梅尔做警察无能。梅尔自己的儿子自杀,她除了得扶养年幼的孙子外,还得照顾上大学的女儿,帮她的母亲又与她“相爱相杀”。

凯特·温斯莱特喜爱梅尔这个角色,因为这是个不完美的女主,她可爱,又很讨厌,她坚强,但又脆弱。而在这部剧播出很久以后,温斯莱特仍在怀念梅尔,她坦言如果会拍第二季,她愿意继续扮演梅尔:“我想念她,真的。这真的是太怪了,这个角色太棒了,梅尔身上有一种令人无法自拔的特质,她如此蛮横但又让人喜爱,不仅聪明又很真,我真的很喜欢扮演她。”

而作为执行制片人,凯特·温斯莱特也不只是“挂名”,从剧情到演员,甚至是房车,她都会管。在温斯莱特看来,《东城梦魇》里的谋杀案调查只是“叙述的一部分”,它不仅仅是一部小镇犯罪剧,而是关于社区、家庭、个人的悲痛、怜悯和宽恕,“生活的内容远远超过了犯罪和未解决的谋杀案”。但是,谋杀案故事依旧要重视,她看了前两集剧本后,认为剧情还不够烧脑,需要再打磨。

此外,她还确保每个人的剧组房车都是同样大小,“我觉得有义务那样做,这样会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重要、很平等。因为这就是这个剧集的能量。”

温斯莱特说大家在拍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关系,“我们所有人一起建立了这个小镇,从情感上也真的建立了这些角色,这是一个十分美妙的经历。我们有大约六个星期的时间一直在一起,部分是出于疫情的原因,部分是出于拍摄的缘故,我们必须都保持健康。我们轮流做饭,但主要是我做饭,剧中扮演我女儿的安格瑞·赖斯是一个不错的烘焙师,她和她妈妈做了超棒的面包和蛋糕。”

凯特·温斯莱特钟情梅尔这个角色,因为她自己就是真实生活中的中年女人。“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对扮演那些不光彩的角色更感兴趣。我对扮演那些看起来特别完美的角色没有兴趣。我不相信我所扮演的角色有多完美,我只想扮演真实的人。我想演绎人类的故事和真实的情感,对我来说,这就是扮演梅尔的最大吸引力。”

在诸多压力与痛苦中,温斯莱特认为梅尔所承受的丧子之痛是最为折磨她的一件事。她认为梅尔应该是一个自从儿子去世后就没有染过头发的女人,她也不照镜子,因为她没有时间照镜子,她忙于照顾其他所有人。梅尔用忙碌来掩饰内心的痛苦,她不能停下来,因为这样她就会想到丧子之痛,会被吞噬,会崩溃。为了演好角色,温斯莱特还与一位心理医生一起工作过,和很多因自杀而失去孩子或亲人的人待在一起。

《东城梦魇》2019年9月开始拍摄,2020年3月被迫中断,同年9月继续拍摄,12月杀青。这期间,温斯莱特要让自己始终活在梅尔的悲伤之中,“要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用这种创伤来给自己充电。”

此外,温斯莱特还提前去警局体验,学习费城特拉华口音。为角色做了诸多准备工作后,温斯莱特呈现出的是普通女警梅尔,没有人把她当做明星、当做温斯莱特,很多观众在发现梅尔就是《泰坦尼克号》的罗丝后,只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

被人津津乐道的是,温斯莱特对其形象满不在乎。剧中有一场亲热戏,导演克雷格·卓贝拍完后对温斯莱特说:“我可以给你修掉隆起的肚腩镜头。”温斯莱特的回答是:“你敢!这才是一个中年妇女的真实形象。”她还两度退回了剧组的宣传海报,原因同样是她认为照片被修得太过头,“我跟他们说,我知道我的眼周有多少皱纹,请把它们放回去。我希望自己的脸庞与身形,能反映出角色的年龄、生活与经历,我爱这样的脸庞,不需要用滤镜遮盖。”

这并不是温斯莱特第一次对于自己的照片修得太美而有意见。曾经有一本著名杂志将温斯莱特的封面照片“善意”地打造成完美之躯。然而,这种“善意”的举动却让温斯莱特不满。她说:“这种修图简直太过分了,我不是那个样子,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后来,该杂志发表了道歉声明。

温斯莱特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会特别告诉工作人员,‘你们把我额头的皱纹修掉了,请把它换回来好吗?’我宁愿人们看到这张照片时说,她看起来变老了。”

虽然现在的温斯莱特自信强大,而她的体重却曾让她被校园霸凌,做演员多年,也始终被嘲讽。

15岁的温斯莱特重达200磅,被同学们起绰号“鲸脂”,因为鲸鱼的脂肪是所有哺乳类动物里最高的。“当我很重时,人们告诉我‘你长得那么漂亮!只可惜你脖子以下有很大问题’,这真是个天大的讽刺。”受到打击的温斯莱特也曾减肥,她连续数月只吃苹果、生胡萝卜,喝黑咖啡,甚至还吃过减肥药。

温斯莱特说,幸运的是后来自己有足够的力量质问自己,“‘你在干什么呢?你只是真的饿了。’我才不管美不美。我没有完美的身材,没有又翘又浑圆的臀部,没有一对既丰满又高耸的,没有一个平坦的小腹。相反,我的臀部和大腿上堆积着大团的脂肪。我学习拥抱自己的缺点,不要为自己是怎样的人而道歉,我挖掘自己内心的深度,我决定不理会别人对我身材的评论,这就是我!真正的我。当美味的食物放在我面前,打着大朵奶油的咖啡,黄金色的炸鱼,各色甜点放在我面前时,我吃得理直气壮。”

温斯莱特回忆说在她小的时候,从未听见任何一位女人说爱自己的身体,“我的妈妈没有,我的姐姐没有,我最好的朋友也没有。所以我一定要把‘我为我的身体感到自豪’的信息传达给我的女儿,一个积极的形象观点应该在小的时候就建立,我们的生活只有一次。我不希望把时间都浪费在担心我的有多大上。我会尽可能地生活健康,并且去尽可能地享受生活。”

温斯莱特还坚决反对整容,“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会比现在更注重我的外表,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有比外表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家庭和子女。我绝对不会对年龄屈服。整容手术违背我的道德原则,也违背生命进程的自然规律,我们要选择让时间给自己留下的最健康的美……正因为我们是演员,所以我们更不愿意只有一张永远不变的、僵硬的脸。”

能够坦然接受自己的外貌,是因为温斯莱特把自己当做演员,而非明星。“我从来没有出名的欲望,也没有取悦所有人的巨大野心。我就是个胖子。有人说女明星不能胖,那我只能说,我不是女明星,我只是女演员。我为什么要担心我比其他女演员胖?我比她们在电影上成就更多!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我骄傲很久,也足够我自信满满地接受自己的脂肪和油头发。”

温斯莱特的成就也让她有足够的分量表达自己的观点。温斯莱特6次入围奥斯卡奖与艾美奖,最终以《朗读者》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她于22岁时第二次入围奥斯卡奖,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两次获得入围的演员。

凯特·温斯莱特1975年出生于演艺世家,她的外祖父母、父母、叔叔都是职业演员,由于家庭的熏陶,使凯特自幼迷恋表演。莎士比亚舞台剧里的那堆曼妙语汇,曾是她童年课余生活的全部。

温斯莱特5岁时参演舞台剧《处女玛丽娅》,11岁时进入戏剧学校就读,13岁开始接拍电视广告,16岁得到第一次试镜机会——彼得·杰克逊(《指环王》导演)的《罪孽天使》,19岁出演李安的《理智与情感》受到关注,因该片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女配角奖,并首次入围奥斯卡奖,之后以《泰坦尼克号》火遍全球。

而在《泰坦尼克号》之后,温斯莱特却选择了一些小众影片和文艺片,她在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觊觎浮华好莱坞的一切名利,“英国是我的故乡,我永远爱她,我不会因为一部电影就蜕变成一个美国人”。其次,她渴望拍摄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电影,不想再次沉溺于烧钱无度的大制作电影中,“那样等于是自杀”。

2001年,凯特以《携手人生》一片再度入围奥斯卡奖与金球奖的最佳女配角奖。2004年初,凯特与金·凯瑞合作的爱情片《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入围影史百大,并且第四次入围奥斯卡。2008年,她与拉尔夫·费因斯合作了《朗读者》,与莱昂纳多时隔十年后再度合作《革命之路》,凭借这两部作品,凯特获得了2009年金球奖最佳剧情片女配角和女主角奖。同年,获得六次奥斯卡提名的她,终于凭借《朗读者》获得第81届奥斯卡影后。为了演好《朗读者》中汉娜的角色,她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花上7个多小时化妆,还得穿上一件15磅重的大衣,以显得更老态龙钟。那段时间,她常常观察老人,他们从桌边站起来、拿杯子的方式,甚至他们转头的速度。获得奥斯卡影后的温斯莱特在领奖时非常激动:“我高兴得都快要晕倒了,8岁时我就盯着浴室的镜子,开始准备这篇获奖感言,当时,手里拿的还只是个洗发水瓶子,这次它终于不是那个洗发水瓶子了!”

莱昂纳多形容温斯莱特揣摩角色的样子就像侦探在调查犯罪现场,会随身携带各种“侦查工具”,相机、记事本、录音机、剧本以及任何她需要的小东西,随时记录和角色有关的“线索”。她在出演《美人情园》时怀孕三个月居然还跳冰水,锄草、种花、搬运土木……但她坚持不用替身,戏称“不想让替身把所有好玩的戏都演走了”。

温斯莱特认为,表演不是寻找的过程,它更像是被未知和意想不到的事物启发或刺激。“实际上,我一大半的时间发现我在不断地提醒自己要保持一个虚心开放的状态,对某些特殊的角色保持敬畏之心,或者让我自己野心勃勃地面对挑战。我想跟刚从事演艺工作的朋友实话实说,演戏很困难,它绝对是个苦差事;你必须一直努力,一直练习;你要允许自己犯错误。如果表演是你真正确信这辈子要做的事情,你就会坚持下去并得到你想要的,不过,平时要让自己忙碌起来,不要光等邀你试戏的电话,也要去尝试其他领域的一些事情,因为你学得越多知道得越丰富,你作为演员也越有底气和层次。”

温斯莱特曾经被问到,在她演过的角色当中,哪个角色最像她本人?温斯莱特回答说:“每个角色、每部电影、每个导演都是全然不同的,所有的这些都能给我全然不同的体验。同样的,我也会接受很多有挑战的,甚至有风险的角色,因为我不希望观众对我的荧幕形象感到审美疲劳。我希望能一直把演员生涯继续下去。”

此次,以《东城梦魇》获得艾美奖和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温斯莱特说:“我对表演确实深爱,表演给我的人生带来的意义无法估量,这里我有笑有泪,收益颇多。而且我觉得以后也会越来越爱这一份工作。”

对于《东城梦魇》能够获得观众喜爱,温斯莱特说,“我觉得我在扮演梅尔的时候,也许我们正在改变女主角在银幕上的表现方式。梅尔有很多缺点,因为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大家对她产生共鸣,或许这与疫情发生,人们心境的改变有关,人们对生活,对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40多岁的女人大多数不是超人,我们需要在混乱中竭尽所能,这个年代必须要女人互相支持,我支持你们,我向你们致敬,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温斯莱特认为娱乐行业需要《东城梦魇》这样的真实作品,创作者需要保持真我,“你必须相信自己,必须努力工作。必须毫不动摇地做你喜欢做的事,并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有时这是最难的部分”。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嘉

近日从海南医学院药学院获悉,由该院教授曾念开带领的菌物资源与可持续利用研究组在我国发现了白盖鸡油菌、维蕃鸡油菌、松林鸡油菌、灰黄鸡油菌4个新物种。

近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广西大学教授郑皆连主持设计建造的广西平南三桥获第15届“中国钢结构金奖年度杰出工程大奖”,实现全国桥梁类项目此项大奖零的突破。

所谓动态绿波,就是根据路面车流量实时调整绿灯时长,以提升驾驶车辆时遇到绿灯的次数。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李灿院士、范峰滔研究员等科研人员,对光催化剂纳米颗粒的光生电荷转移进行了全时空探测,在国际上首次“拍摄”到光生电荷转移演化全时空图像。

用人工方法合成天然分子是药学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复杂分子的构建往往需要经过多个步骤,不仅生成不必要的副产物,还增加提纯难度,使得药物分子的生产过程既耗时又昂贵。

1至9月,全国新开工重大水利工程累计达42项,重大水利工程开工数量、投资规模均创历史纪录。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大连化物所”)李灿院士、范峰滔研究员,揭示了复杂的多重电荷转移机制,“拍摄”到光生电荷转移演化全时空影像。

湖北神农架、巴东、宜昌和丹江口等地,发现多个鱼类新物种和新纪录种。过去近一年时间内,调查团队对湖北境内的神农架林区、巴东县、丹江口市、点军区、石首市、蔡甸区和黄梅县7个试点调查区域,进行了水生生物多样性调查,取得阶段性研究结果。

国家气候中心表示,拉尼娜事件对中国华西秋雨、南方秋旱、北方秋汛等秋冬季区域气候异常有重要影响。全国共有679个国家级气象站日最高气温达到或突破当月历史极值,其中安徽青阳、湖北阳新等321站达到或突破当季历史极值。

2022年世界粮食日和全国粮食安全宣传周活动10日在线上启动。本次活动由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农业农村部、教育部、科技部、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全国妇联、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共同主办。

必须掌握新一轮技术变革对数字化人才需求的大趋势,回应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需求,按照交叉融合的思路,抢占数字化人才高地。

长征七号遥六运载火箭已完成出厂前所有研制工作,于11日安全运抵文昌航天发射场。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天宫课堂”第三课定于10月12日15时45分在“天宫”开讲。

十年来,我国的“大国重器”亮点纷呈,创新成果世界瞩目。记者了解到,白鹤滩水电站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不仅单机容量排名世界第一,还实现百分之百国产化,研发、制造、安装带动了我国水电装备全产业链的升级换代。

“天宫课堂”第三课定于10月12日下午15时45分开始,神舟十四号飞行乘组航天员陈冬、刘洋、蔡旭哲将面向广大青少年进行太空授课。

家蚕基因组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蚕桑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代方银教授团队完成家蚕大规模种质资源基因组解析(“千蚕基因组”),在全球首次绘就家蚕超级泛基因组图谱,并率先实现了家蚕这个物种遗传信息的数字化——“数字家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