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贾斯廷·特鲁多以总理的身份再次回到了萨塞克斯路二十四号的总理官邸。然而,尽管年少时期对于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少留恋,但是,重新回到这里,贾斯廷仍然感慨良多。

在父亲去世以前,贾斯廷并没有从政的意愿。他做过演员、拳击手,当过电视剧的男主角,也当过拳击冠军。作为一个总理的儿子,年轻时候的贾斯廷仿佛是一个跟自己父亲唱反调的叛逆少年。

贾斯廷·特鲁多的父亲是前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1919年10月生于加拿大第二大城市蒙特利尔市。他的父亲不仅是加拿大有名的律师,同时也是一个富商,因此家里非常富有。

因为皮埃尔的父亲是法裔加拿大人,于是皮埃尔最早就读于蒙特利尔第一法语私立学校。

随后,进入蒙特利尔大学,并且在1943年获得法学学位。在此期间,皮埃尔曾应征入伍,在家乡的部队服役。到了1947年,皮埃尔又先后进入巴黎政治学院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进修。

从大学时期开始,皮埃尔就对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于1949年爆发的工人罢工,皮埃尔非常支持工人的活动,并且成为了反对保守政府的重要代表人物。但是在1960年以后,皮埃尔就由者转变为了自由主义者,并且代表自由党参加了选举。

1965年,皮埃尔成为了第十四任加拿大总理莱斯特·鲍尔斯·迈克·皮埃尔的内阁司法部长。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皮埃尔不仅简化了离婚的司法程序,还废除了同性恋有罪的法条。

这两次改革虽然遭到了很多保守派的反对,但是却让皮埃尔获得了加拿大很多年轻人的拥护,也为他后来的选举提供了助力。

1967年,皮埃尔总理宣布了将要退出政坛的消息。于是,皮埃尔开始了加拿大总理的竞选,并在1968年以最高的票数当选为总理。这一年,皮埃尔已经四十九岁了,但是这个时候的他仍然是一个单身汉。

皮埃尔直到五十二岁的时候才结婚,娶的是与他年龄相差三十岁的玛格丽特·辛科莱。玛格丽特是温哥华人,与皮埃尔结婚的时候才二十二岁。1971年十二月份的时候,贾斯廷出生了,并且一直生活在萨塞克斯路24号的总理府。

在贾斯廷出生的第四个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来到加拿大访问,并且在欢迎宴会上对贾斯廷说他就是未来的加拿大总理。谁也没能料到,尼克松可能是玩笑的一句话,在未来竟然成真了。

皮埃尔与玛格丽特的第一次见面是在1967年的塔希提海滩上,几年后的再次见面,促成了两个人的婚姻。结婚后,皮埃尔和玛格丽特一共生了三个孩子。但是没过多久,他们两个人因为多种因素离婚了。

在贾斯廷撰写的《传奇再续:特鲁多自传》中提到过,皮埃尔和玛格丽特两个人的感情在结婚初期是非常好的,贾斯廷能够确认他的父母当时是深爱着对方的。

但是他们夫妻二人不仅在年龄上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就连宗教信仰、生活态度都有着不小的反差。

皮埃尔信仰天主教,对于自己生活中的一些过错,时常会有愧疚感。但是玛格丽特却没有什么宗教信仰,因此对于丈夫的行为有时候难以理解,甚至对于宗教进入自己的家庭生活感到不悦。

在贾斯廷看来,父亲皮埃尔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总是能够将眼前的不如意当做是生活对他的考验。而母亲玛格丽特当时还很年轻,也许她对于夫妻之间关系的处理也不够成熟。

当然,他们夫妻二人关系的破裂与玛格丽特患有躁狂抑郁症也有不小的关系。因为每当病发的时候,玛格丽特都不会变得不可理喻。

当然,在贾斯廷小的时候,这种病症还没有被很多人熟知,玛格丽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后来在玛格丽特撰写的《改变我的想法》这一书中,她对自己当时的状态做了详细的描述,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与这种病症做斗争,那段时光是非常痛苦的,苦于没人能够理解她。

在贾斯廷长大以后,他发现他的父亲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古板,只是面对问题过于注重逻辑是否严谨。而他的母亲也没有大家看到的那么思想活跃,只是病症在作怪。以往父母的争吵和不欢而散,可能都是因为双方的不理解造成的。

玛格丽特曾经在书中提到过:“其实他只会日复一日地工作,除非出席正式活动,我们从来没去看过芭蕾舞或进过剧场。对他来说,这种人生已经完美,但对我来说,这还不够。我渴望娱乐,需要娱乐。”

由此可见,皮埃尔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工作,而留给自己陪伴家人的时间并不多。

玛格丽特生长在一个热闹的大家庭中,规矩繁多的总理府对于她来说并不像一个温暖的家,更像是一个圈住她的牢笼。她厌烦了出行时总是一大批安保人员的跟随,但是却又不能脱离他们的保护,从而让家人陷入危险当中。

于是,渴望正常交际生活的玛格丽特决定与皮埃尔离婚。贾斯廷发现母亲不在称呼萨塞克斯路24号这个地方为家了,父亲的脸色也不太好,直到他从报纸上看到父母离婚的消息,才恍然大悟,母亲要离开这个家了。

父母的离异曾经给贾斯廷带来不小的影响,皮埃尔和玛格丽特是在1983年离婚的,那个时候贾斯廷才六岁,对于他来说,那段日子是非常糟糕的回忆。

每当父母吵架的时候,他贾斯廷都会沉浸在《阿奇漫画》当中,因为那里的所有父母都不会离婚。当时的他天真地以为母亲会因为他而留下来,但却事与愿违,母亲还是选择了离婚。离婚后,玛格丽特再婚了,嫁给了一个房地产商人,并且生了两个孩子。

到了1984年的二月份,皮埃尔宣布了他将要辞去总理职位的消息,直到此时,皮埃尔已经做了十六年的总理了。从那时候开始,贾斯廷开始沉迷于阅读,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书,他都要去读。甚至有些书他的父亲并不同意他去看,但是贾斯廷仍然照读不误。

辞去总理一职后,皮埃尔一家就搬离了总理府。虽然皮埃尔辞去了总理一职,但是却并没有从此离开政坛,经常活跃在国际事务中,出访各国,而出国访问的时候皮埃尔都会带着贾斯廷。

1998年,皮埃尔的小儿子在一次意外中丧生了,这让本就患病的皮埃尔身体情况更加恶劣,而玛格丽特也因为儿子的去世备受打击,精神也出现了问题,很快她的第二段婚姻也结束了。

到了2000年,皮埃尔因病去世了,在葬礼上,贾斯廷真情实感的悼词感动了很多前来悼念皮埃尔的人。

皮埃尔去世后,很多人都劝贾斯廷继承父亲的事业进入政坛。但是贾斯廷拒绝了,因为他不想活在自己父亲的光环下,他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靠着自己是谁的孩子。

于是,贾斯廷在大学毕业后从事了很多行业的工作,并且在电视连续剧《伟大的战争》担任主角,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2002年,贾斯廷又来到蒙特利尔大学进修,并在那里他认识了他现在的妻子索菲。

相识一年以后,贾斯廷就与索菲订婚了。在2005年,两人进入了婚姻的殿堂,目前,贾斯廷与索菲共同生育了三个孩子,夫妻俩感情非常好,贾斯廷时常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两个人的合照。

2007年,自称不愿从政的贾斯廷在自由党的提名下,成为了议会的候选人。并且在2008年的大选中正式成为议员。

到了2013年,贾斯廷以最高的选票当选为加拿大总理。这个时候的贾斯廷才四十二岁,是加拿大有史以来第二位这么年轻就成为总理的人。

与他的父亲皮埃尔传统正派的作风不同,贾斯廷出席各种场合的服装都不拘小节,不同于其他男性领导人的深色袜子,人们发现贾斯廷出席不同场合都穿着印有不同图案文字的袜子。

令人惊奇的是他每次穿的袜子都非常符合他出席活动的主题,于是网友们都戏称他这种行为是一种袜子外交。

贾斯廷还经常活跃于网络社交平台,并拥有众多粉丝,有人称他是被总理职位耽误的网红明星。在2021年的4月23日,贾斯廷夫妻俩在索菲的生日前夕一起接种了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并在网络平台呼吁加拿大民众尽早接种疫苗。

“让加拿大重回父亲皮埃尔设计的轨道”这是贾斯廷竞选时的口号,这让加拿大很多认可前总理皮埃尔政策的人都开始支持贾斯廷,并且让他成功当选。

在皮埃尔执政期间,对于美国的威胁毫不畏惧,经常对美国的一些政策提出反对意见。自从皮埃尔接任加拿大总理以来,中国和加拿大就两国的建交展开了长达二十个月的交流。

尽管交流期间遭到美国的威胁,但是皮埃尔并没有因此退缩。在1970年,加拿大成为西方在冷战期间首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

对于美国的威胁,皮埃尔曾经说过:“对于美国不同意的、不喜欢的事情,就算是老虎的尾巴,我也要扭一下。”

其实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皮埃尔就曾经来到过中国,到了1960年,他再一次来到中国,并与好友一起撰写了一部描写新中国的书,在书中将真实的中国展现在人们眼前,想要改变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敌视和扭曲的思想。

到了1973年,皮埃尔以加拿大总理的身份再一次访华,并且特意制作了五十枚白求恩纪念章,选取了其中两枚作为建交后首次访华的礼物,送给主席和周总理。

皮埃尔去世以后,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曾经致电加拿大总理,称前总理皮埃尔先生是中国人们的好朋友,他为中国和加拿大的建交和两国的持续发展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皮埃尔的小儿子亚历山大跟他一样对中国非常友好,他是一个作家,特意为中国撰写了一部名为《迷失在中国的乡巴佬》的书。

并且在书中写道:“中国是一个文化多样而又历史悠久的国家,人们必须用一种谦卑的态度去对待它。而不能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无所不能,随意地评价它。”

皮埃尔在任期间,曾经考虑过退出北约组织,但是没能如愿。他还提出与美国保持一定距离,并且访问了华约组织的多个国家。这使得美国总统尼克松非常讨厌皮埃尔,认为他偏向于社会主义,因此尼克松与皮埃尔关系极差。

而在1979年美国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后,中美两国才开始建立外交关系。在此之前,美国总统尼克松曾多次在私下认为皮埃尔,不顾美国反对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冥顽不灵。

而现如今的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美国的态度就不如自己的父亲那样铁骨铮铮了,自从贾斯廷上任以来,他曾经多次表示要将加拿大的外交政策制定的更加全球化和多变化。并且在当选的第二天就立即与美英等国家领导人进行通话。

贾斯廷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要改善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因为在上一任保守派领导人在任期间,加拿大与其他国家的关系非常冷淡,给人一种貌合神离的感觉。因此,贾斯廷想通过外交,改变这种局面。

但是在对待中国与加拿大的关系上,贾斯廷争当先锋,将美国的态度放首位。在2018年的十二月份,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的温哥华机场被捕。

孟晚舟被捕后,美国马上要求加拿大将她引渡到美国,但是在中国政府的据理力争之下,美国才没能得逞。

加拿大政府迟迟不肯释放孟晚舟并且非法审讯,甚至不敢向公开案件的实质性证据,很显然,他们逮捕孟晚舟是没有任何实际理由的,只是美国在背后的授意。

全然不顾中国公民在加拿大的人权问题,却又反过头来对中国的新疆问题指手画脚。可以说贾斯廷为了与美国有更进一步的政治合作,已经全然不顾中国与加拿大多年来的友好邦交了。

贾斯廷为了讨好美国而公然对中国施压的做法,似乎并没从美国那里得到什么好处。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蔓延全球,各国都开始了边境限制。

今年,疫苗的普遍接种使得疫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贾斯廷想要与美国总统拜登商议开放两国边境的限制,却没能得到拜登的回应。

当初皮埃尔能顶住美国的压力,为加拿大在国际上争取了更多话语权,如今儿子贾斯廷只甘当美国小弟,失去的不止一点点,这样看来不得不让人感到悲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